hot88|hot88官网

hot88|hot88官网

||  欢迎访问hot88网站!    今天是: 返回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  |  繁体中文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   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- 和谐矿区 - 政工天地
职工文苑 │发小天恩
来源:hot88
 我是一个泪点极低的人。今天在台上主持发小告别仪式的胡校长倘若换作我,我估计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,而不单单是一把幸福的辛酸泪。      我也不是一个很合群的人。昨天中午在开化酒店吃完饭,发小们在大厅里追戏打闹、尽情玩耍,热闹极了。我看到老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安静地回望着发小们追逐的身影。我走到他旁边坐下,老王说咱俩都不是他们那种性格。那时,一个男发小正卖力地背着一个女发小满场飞奔,虽然有些吃力,但累并痛快着。我笑笑对老王说,我做不出来!老王也笑了,意思是咱俩彼此彼此。

        我更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。今天中午吃饭时,我旁边坐着一位老大哥,他曾经是鸣山煤矿青年才俊中的风云人物,我怂恿他上台说两句,他嗔怪我不要推他,其实他早就跃跃欲试了。事实证明我是对的,后来他上台脱口而出的一首《煤》果然声情并茂、语惊四座。当我被主持人请上台,而且还是C 位时,我内心倒不是十分激动,而是词穷。      我望着下台下前排的老师和长辈,以及把目光抛上后台的发小们,心里想我何德何能,只不过写了一首诗歌而已,有什么理由站在今天舞台的中央?!我不知说什么好。幸好昨天上午在来开化途中,向车上的长辈及发小们作了一个简短的介绍,算是预习了一番,才不至于让我语无伦次。在这一点上,我真佩服年届八十的柯校长,她老人家这么大年纪,还如此思维敏捷、谈吐缜密,情感饱满,语言流利、滔滔不绝,一大段的抒情、一连串的排比句,把大家的情绪煽得心潮澎湃、五味杂陈,泪流满面,有几次我感动得都要仰天大哭。一想自己是个大老爷们,哭得太伤心未免太娘了,便强忍着不让泪水盈满眼眶。
        最为煽情的,当然数胡校长了。三天的发小聚会,从设计的环节来看,每天都有煽情的桥段。第一天上午在鸣矿俱乐部聚合,这是一次回归之旅。有一个发小说是近乡情怯。不错,这个词用得特别恰当。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矿山的一切都变了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发小怀旧的情义。当我们面对曾经熟悉的、又陌生的矿山一花一木、一草一景,面对发小惊讶惊叫时,怎么不令我们感叹岁月之惊悚、人生之苦短。
        说实话,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还没有参加过篝火晚会。昨晚上我以为场地应该是在一块大草地上,大家围个圈,然后坐下。没想是在一块水泥地上,坐下或躺下是万万不能的了。篝火晚会无非是唱歌跳舞、做游戏。立冬,月黑之际,篝火晚会现场,凉意阵阵。我人生第一次在这么多发小中间来问奔跑,令我惊讶的是,一位发小的母亲竟然如同年轻人一样玩嗨了,她从背后搭着我肩膀,跟着我们一起玩兔子跳,在不断旋转奔跑中,仿佛她的年纪又倒退到了十七八岁,青春与活力一点也不逊色我们这些“中年大肚”。        我原来以为发小抱长辈这样的桥段,应该在电影里演的,它是经过设计与编排的,每一个笑容及眼神都有规定的情节与内容,至少不是随心而欲的。但是,今天中午在开阳酒店发小告别仪最后时间里,发小们排好队向长辈们拥抱,那紧紧的一拥、深深的一抱,把发小与长辈心与心的距离拉得更近,无论台上的长者,还是簇拥上来的发小们,他们都是真情流露,本色绽放,问候、关心,相拥、哭泣,每一个人都把这一瞬间定格在欢乐与悲伤之间,化为无限与无尚的爱的缄言。一位来自异国他乡加拿大的女发小,她曾在第一天聚会晚会上用法语朗诵了一首诗,深情优雅,尽管大都数人听不懂,但对故乡难以割舍的挚爱之情溢于言表。       就是这个优雅文静的女人却在发小话别仪式上,纵情地在台上哭了一回,我想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游孑对发小的定义与思念之深切,是我们难以比拟的。我想起一位发小说起她母亲的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,她说母亲坐在轮椅上都要教别人跳舞。多么达观的老人,即使生活对她多么不公平,依然让它光彩照人。       校长说下一次聚会定在2050年,也就是说还有三十个年头,如果科学进步真的可以使人长生不老,我们的聚会就不会存在遗憾,也不可能如此令人翻江倒海;还有一个发小说,向天再借五百年,如果不成仙,那么我想报名参加这个聚会。因为鸣矿子弟精神传承在这里,我们的根在这里,我们的魂也在这里,也只要发小在,精神永不倒、聚会常在久。

 我是一个泪点极低的人。今天在台上主持发小告别仪式的胡校长倘若换作我,我估计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,而不单单是一把幸福的辛酸泪。      我也不是一个很合群的人。昨天中午在开化酒店吃完饭,发小们在大厅里追戏打闹、尽情玩耍,热闹极了。我看到老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,安静地回望着发小们追逐的身影。我走到他旁边坐下,老王说咱俩都不是他们那种性格。那时,一个男发小正卖力地背着一个女发小满场飞奔,虽然有些吃力,但累并痛快着。我笑笑对老王说,我做不出来!老王也笑了,意思是咱俩彼此彼此。
      我更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。今天中午吃饭时,我旁边坐着一位老大哥,他曾经是鸣山煤矿青年才俊中的风云人物,我怂恿他上台说两句,他嗔怪我不要推他,其实他早就跃跃欲试了。事实证明我是对的,后来他上台脱口而出的一首《煤》果然声情并茂、语惊四座。当我被主持人请上台,而且还是C 位时,我内心倒不是十分激动,而是词穷。      我望着下台下前排的老师和长辈,以及把目光抛上后台的发小们,心里想我何德何能,只不过写了一首诗歌而已,有什么理由站在今天舞台的中央?!我不知说什么好。幸好昨天上午在来开化途中,向车上的长辈及发小们作了一个简短的介绍,算是预习了一番,才不至于让我语无伦次。在这一点上,我真佩服年届八十的柯校长,她老人家这么大年纪,还如此思维敏捷、谈吐缜密,情感饱满,语言流利、滔滔不绝,一大段的抒情、一连串的排比句,把大家的情绪煽得心潮澎湃、五味杂陈,泪流满面,有几次我感动得都要仰天大哭。一想自己是个大老爷们,哭得太伤心未免太娘了,便强忍着不让泪水盈满眼眶。
     最为煽情的,当然数胡校长了。三天的发小聚会,从设计的环节来看,每天都有煽情的桥段。第一天上午在鸣矿俱乐部聚合,这是一次回归之旅。有一个发小说是近乡情怯。不错,这个词用得特别恰当。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矿山的一切都变了,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发小怀旧的情义。当我们面对曾经熟悉的、又陌生的矿山一花一木、一草一景,面对发小惊讶惊叫时,怎么不令我们感叹岁月之惊悚、人生之苦短。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还没有参加过篝火晚会。昨晚上我以为场地应该是在一块大草地上,大家围个圈,然后坐下。没想是在一块水泥地上,坐下或躺下是万万不能的了。篝火晚会无非是唱歌跳舞、做游戏。立冬,月黑之际,篝火晚会现场,凉意阵阵。我人生第一次在这么多发小中间来问奔跑,令我惊讶的是,一位发小的母亲竟然如同年轻人一样玩嗨了,她从背后搭着我肩膀,跟着我们一起玩兔子跳,在不断旋转奔跑中,仿佛她的年纪又倒退到了十七八岁,青春与活力一点也不逊色我们这些“中年大肚”。        我原来以为发小抱长辈这样的桥段,应该在电影里演的,它是经过设计与编排的,每一个笑容及眼神都有规定的情节与内容,至少不是随心而欲的。但是,今天中午在开阳酒店发小告别仪最后时间里,发小们排好队向长辈们拥抱,那紧紧的一拥、深深的一抱,把发小与长辈心与心的距离拉得更近,无论台上的长者,还是簇拥上来的发小们,他们都是真情流露,本色绽放,问候、关心,相拥、哭泣,每一个人都把这一瞬间定格在欢乐与悲伤之间,化为无限与无尚的爱的缄言。一位来自异国他乡加拿大的女发小,她曾在第一天聚会晚会上用法语朗诵了一首诗,深情优雅,尽管大都数人听不懂,但对故乡难以割舍的挚爱之情溢于言表。       就是这个优雅文静的女人却在发小话别仪式上,纵情地在台上哭了一回,我想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游孑对发小的定义与思念之深切,是我们难以比拟的。我想起一位发小说起她母亲的乐观积极的人生态度,她说母亲坐在轮椅上都要教别人跳舞。多么达观的老人,即使生活对她多么不公平,依然让它光彩照人。       校长说下一次聚会定在2050年,也就是说还有三十个年头,如果科学进步真的可以使人长生不老,我们的聚会就不会存在遗憾,也不可能如此令人翻江倒海;还有一个发小说,向天再借五百年,如果不成仙,那么我想报名参加这个聚会。因为鸣矿子弟精神传承在这里,我们的根在这里,我们的魂也在这里,也只要发小在,精神永不倒、聚会常在久。(刘善荣执笔)

 
关于我们 相关单位 联系我们
集团简介
网站声明
网站地图
联系我们
江西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
江西省应急管理厅
江西煤矿安全监察局
0798-8488192
网站维护:hot88新闻中心
集团总部:江西省景德镇市新厂东路289号
微信公众号:LKJT_2018
E-MAIL:lpkg2004@163.com
版权所有:hot88